所在位置:首页 > 槟榔文化

聊聊槟榔与湖南的那些事儿

  • 发布时间:2018-03-03
  • 来源:湖南省槟榔食品行业协会
  • 编辑:admin
  • 浏览次数:

槟榔已成为湖南的特色产品。湖南街头巷尾的小店都卖槟榔。湖南人嚼槟榔以干果为主要原料。 槟榔,对于许多人特别是湖湘子弟来说,不只是

槟榔已成为湖南的特色产品。

湖南街头巷尾的小店都卖槟榔。

湖南人嚼槟榔以干果为主要原料。

槟榔,对于许多人特别是湖湘子弟来说,不只是“零食”,更是一种源自内心的别样情结。从长篇历史宏剧到精致电影,从运动会到娱乐节目,槟榔元素无不在其中。不少人更是坦言,小小槟榔果实质上代表了湖南人“吃得苦,霸得蛮,耐得烦”的特质。

位列四大南药之首、收录于《本草纲目》、在世界范围内有10亿消费者的槟榔,当下正幻化成为湖南一张靓丽的名片,作为年产值近百亿的食品加工龙头行业,这一枚小小槟榔果,正以实际行动书写了令人惊异的产业传奇。

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聊一聊槟榔与湖南的那些事儿。

男女老少皆食

槟榔是湖南人的情结

“少年郎,采槟榔,小妹妹提篮抬头望……”富有浓郁抒情色彩的湖南民歌《采槟榔》,歌词纯朴优美,曲调缠绵清丽,表达了青年男女纯真的爱情。生长在祖国东南沿海及台湾岛上的槟榔树,为什么会出现在湖南民歌中呢?这与湘潭人酷爱嚼槟榔是分不开的。

其实除了湘潭,无论是往昔还是当下,走在湖南各个城市,到处可见嘴里嚼着槟榔的人,他们口含槟榔,咀嚼起来陶醉其中。更是有文人墨客将槟榔视为湖湘精神符号,“信手拈来一枚,咀嚼间唇齿生津。少时便由香入醉,热气蒸腾汗湿重衣。末了,清风拂面,一股襟怀山岳的豪气顿生”。

土生土长的湘潭人老余说,饭后嚼槟榔是他半生以来唯一一个没有改掉的习惯;开了六年的士的师傅说,嚼槟榔缓解疲劳提神儿,注意力集中更能安全地工作;而长期在外地工作的白领每次回家乡,都要带走一大袋槟榔……槟榔,对于湖南人来说,不只是“零食”,更是一种情结。

而很多身在外地的湖南人都会有同样的感觉:每每嚼着槟榔,思乡情怀就会油然而生;思念家乡的时候,就会忍不住想嚼一口故乡的槟榔,他们说,很多时候嚼着嚼着槟榔,就会不自觉地用家乡话念出一首流传在街头巷尾的民谣:“槟榔越嚼越有劲,这口出来那口进,交朋结友打园台,避瘟开胃解油性。”

喜丧宴客全用

全球有十亿槟榔粉丝

放眼全世界,除了湖南人对槟榔有着独特的爱好,槟榔更是一度荣膺继“烟草、酒精和咖啡因”之后的第四位大众爱好。目前世界上嚼食槟榔的有10亿到12亿人,这一习俗主要流行于印度、巴基斯坦、斯里兰卡、马尔代夫、孟加拉、缅甸、泰国、马来西亚、印尼以及南太平洋的众多岛屿。

在上述地方,嚼食槟榔是从皇室到平民的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必需品,甚至被当成自然与人之间的媒介,与稻米同为主要的祭祀品。在海峡两岸,槟榔还是和事佬。清朝进士张湄曰:“一抹腮红还旧好,解纷惟有送槟榔。”

台湾《雍正通志》还记载,“全台土俗,皆以槟榔为礼。”台湾人嵇含说得更为直白,“彼人以(槟榔)为贵,婚族客必先进,若邂逅不设,用相嫌恨。”台湾的这一习俗,与海南、湖南的槟榔产区里完全相同,即“婚娶聘礼,槟榔为先”。直至今日,在海南、湖南的槟榔产区里,出门办事,喜丧宴客,槟榔必不可少。海南许多地方至今仍把订婚说为“把槟榔”。

有研究指出,槟榔之所以成为众多人的嚼物,是由于它的天然所致;它的纤维结构是咀嚼的基本条件。随着社会发展嚼槟榔的方式也在不断改进,除了有以湖南为代表嚼以干果为主要原料经特有加工工艺制作的食用槟榔和以台湾为主以烟草、蒌叶等包裹之分外,在添加咀嚼料方面也是品种繁多,比如推出芝麻、桂花、薄荷、奶油、干槟榔、湿槟榔等多口味品种,以符合各类人群的口味。

■记者黄利飞潘海涛

展望

槟榔产业的发展传奇

代表了湘商精神

槟榔之于如今的湖南大部分男青年来说,已成为与烟酒齐名的三大随身消费品,成为了湖南的特色产品,就像比安beyond槟榔的广告语——男人的植物香烟,杰伦槟榔——槟榔中的哈根达斯。

这是槟榔产业发展繁荣的一种体现,而繁荣的背后,是无数槟榔商人开拓市场、创造品牌的浴血奋战。在湖湘大地,有一部名为《槟榔传奇》的电影深受槟榔人喜爱。影片选取湘潭独具特色的槟榔为题材,讲述槟榔人艰苦创业、锐意进取、成就了全球独一无二的槟榔产业的传奇故事,看过这部电影的人都说,主人公最后痛定思痛,逐渐明白“踏实做人、诚信经商”的道理,恰也阐释了“创业难,守业更难,但事在人为”的人生哲理。

在中国,能把一个不是本地原产的小小果实,变成一个地域文化与产业的奇迹,更没有人能够理解这种小小的果实在湘潭这个城市所塑造出的城市性格和人文精神。电影《槟榔传奇》将为渴望了解槟榔的人、渴望了解湘潭的人们架构起一个平台。更打造了一种湘商精神——“吃得苦,霸得蛮,耐得烦”的创业精神,这无疑也是一座城市的灵魂所在。

其实,槟榔出现在电视剧中的情形比比皆是,且不说在湖南本地拍摄的生活情景剧里,从吃槟榔的人、到槟榔生产厂家、再到槟榔小店,都有全景式的展示。在其他影视剧里,还有许多与槟榔相关的情节……而与槟榔有关的人与事,大多又与湖南人相关,是所谓“行走九州,提湖南人必言槟榔”。

观察

槟榔不是毒品

适当咀嚼不无益处

如果追溯人类咀嚼槟榔的历史,湖南这个有着300多年咀嚼时间的省份显然不容忽视。据《湘潭县志·卷三十四》中记载:“相传清乾隆四十四年(1779),县境大疫,居民犯臌胀病,县令白璟要患者嚼食槟榔,臌胀消失。人们由此认为嚼食槟榔可以避免瘟疫邪气,逐渐养成习惯。”

除了普通民俗,墨客骚人更是对槟榔也情有独钟,苏东坡就曾写过“红潮登颊醉槟榔”的佳句,著名学者杨升庵在《滇南月节词》中也这样写道:“槟榔串红潮,醉类樱桃淀”。槟榔生丹津,吃后会增加心跳,如醉酒一样。因此民众常以吃槟榔来御寒和消除紧张劳动后的疲劳。

在中枢方面,实验结果发现,脑波的变化和反应动作会加快速度,吃槟榔可提高机警度,让反应动作更灵敏。适当咀嚼槟榔,“有祛痰止咳、消食醒酒、宽胸止吐等功效,还能促进面部肌肉的运动。”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2007年8月,《英国精神病学》杂志刊登报告称,西太平洋上的帕劳和密克罗尼西亚群岛上的人常嚼食槟榔,患精神分裂症的人的症状比不咀嚼槟榔的病人轻。该文章进一步指出,槟榔果的乙醇提取物、己烷相、乙酸乙酯相等有抗抑郁作用,其中的二氯甲烷还能抑制大脑中单胺氧化酶、去甲肾上腺素及血清素等物质的活性。适当嚼食槟榔,可以促进学习记忆并能够改善老年性痴呆的症状。